内容加载中... 加载速度取决于您的网络速度!

德智行天下微博

01、先思后言——开口不用被唾脸

发布时间:2013/11/18  浏览次数:

 

 

 语言,是一扇心灵的窗口,它可以让人们互相了解;语言,是一面明亮的镜子,它可以照见人的内心世界。为了言说而言说的语言,只是庸俗的声音;懂得驾驭心灵的语言,却是高雅的艺术。艺术必须具足灵魂,方彰显艺术的魅力;语言艺术也必须要具足心灵的智慧,有智慧的语言才是世间最高雅的艺术。语言是人们借助声音而互相了解和沟通的一种渠道,通过具足心灵智慧的语言就可以洞悉和把握每一个人的内心世界。

语言是人类表达心灵的交流方式,如果我们不懂得语言是由心而说,尤其不懂得自己内心深处到底在思索些什么,这样的语言说出之后就会有功有过,而自己又无所察觉,语言就不具足智慧,也就没有了魅力,也就不再是艺术了。所以,在说话之前,应该懂得哪些该说,哪些不该说;哪些说出后有益,哪些说出必定有过失。否则,一句话说错了,就很可能出现尴尬的境遇,不但自己达不到目的,别人也许还会受到内心的损害。

公元前265年,赵孝成王即位,太后掌理国政,秦国立即攻打赵国。赵国向齐国求救。齐国说:“一定要长安君当人质,才肯出兵。”

太后不答应,大臣都极力劝她。

太后就对臣下说:“谁敢再说派长安君去当人质,我就唾他的脸!”

左师触龙去见太后,太后绷着脸,请他进来。

触龙慢慢地走进去,并说:“我的脚有病,不能走得快,已经很久了。我私底下想,恐怕太后的健康也不如以前了,所以希望来看一看。”

太后说:“我都坐着辇车走。”

触龙问:“近日的饭量没有减少吧?”

太后说:“吃点粥罢了。”

这时太后的脸色平和一点了。

触龙说:“老臣有个儿子,名叫舒棋,年纪最小。我最疼爱他,希望让他补一个侍卫的缺。我冒死向太后报告。”

太后问:“几岁了?”

“十五了。”

“你们男人也疼爱小儿子吗?”

“比女人还疼爱得厉害呀!”

太后笑着说:“女人可是疼得特别厉害哟!”

触龙说:“老臣认为您疼爱燕后,要超过长安君许多。”

太后反驳说:“你错了,我可是最疼爱长安君了!”

触龙说:“父母若是爱儿子,就会为他们做长远的打算。您老人家送燕后出嫁的时候,拖着她流眼泪,是想到她要远离啊!也是心疼她啊!走了以后,并非不想她,每逢祭祀,一定为她祝祷说:‘一定别让她回来!’这岂不是为她做长远的打算,希望她的子孙世世代代为王吗!”

太后说:“可不是嘛!”

 触龙问:“现在看看三代以前,赵王的子孙封侯的,还有存在的吗?”

太后答:“没有。”

触龙又问:“不单是赵国,其他诸侯子孙封侯的,还有存在的吗?”

太后说:“老妇没有听说过。”

触龙说:“这都是因为近的自身遭祸、远的祸及子孙的缘故。难道是国君的子孙,封侯的就不好吗?那是因为他们爵位太高,却没功勋;俸禄太厚,却无劳绩,所拥有的财宝又太多了,以至于遭祸。现在您给长安君很高的爵位、肥沃的土地、很多的宝器,可是不趁现在让他为国立一点功劳,一旦您去世以后,长安君靠什么在赵国立足呢?所以,我认为您没有为长安君作长远打算,觉得您爱他比不上爱燕后。”

太后说:“好吧!由你去替他安排吧!”

于是触龙替长安君准备一百辆车,送到齐国去做人质,齐国一出兵,秦军就立刻撤回了。

触龙在说话之前,针对症结所在,先从太后的感受出发,谈说对子孙的爱护,再迂回包抄,摆明利益子孙的真正道理,最后去掉太后的顾虑和抵触。整个过程表现得谦恭体贴、设身处地、以己推人。这样慎思后所说出的巧言,让整个国家得到了免于一战的利益。

语言的背后,是心与心的沟通。如果向对方表现出你内心的真诚、善巧,对方听到你的语言就能明白你心中利他的想法。这样,他必定也会以自己的真心来回应你心灵的真诚。

战国时期,魏国吞并了中山国,魏文侯把新占领来的土地,全分封给了自己的儿子。对此,他想听听臣下的反应。有一天,他召集群臣问:“我是一个怎样的君主?”众人回答:“仁君。”可是,唯独任座表示异议。他回答:“分封土地,给了儿子,不给弟弟,算什么仁君?”文侯听了,十分反感。任座因此离座而去。文侯又问翟璜,翟璜回答:“我听别人说:‘君主仁义,臣下就耿直。’刚才任座说话那么实在、直爽,就可以看出您是一位仁君。”魏文侯一听,羞喜交加,赶紧叫人把任座请了回来。

翟璜的一番话,挽回了文侯的面子,为任座作了开脱,也表达了自己真实的想法,最终让文侯明白了他的心,这种驾驭了心灵的言说就是一种高雅的艺术。

《易》曰:“言行,君子所动天地也,可不慎乎?”谨慎的言说对自己和他人都会有非常大的利益,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如果自己懂得怎么说话,又懂得去观察别人的语言,就知道思维语言的功、过、取、舍、进、退;就能抉择出善恶。而那种善恶不分、不明取舍的人,看不见对错,听不进逆耳的忠言,反而让奉承、讨好使自己的过失越来越大,我们怎能把这样的人当成自己的朋友呢?  

俗话说: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。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;同样,在众人面前管不住自己的这张嘴,仅图一时之快而随便说话,不懂得抉择善恶、进退后再开口,必然自食恶果。

晋孝武帝喜欢喝酒,经常在内殿流连迷醉,头脑清醒的时间少了,宫外的人很难也很少能被允许觐见。张贵人是后宫里最受宠幸的,后宫中人人都怕她。庚申(二十日),孝武帝和后宫的缤妃们一起宴饮,美女和乐队也都在一旁侍候。当时张贵人年纪将近三十,孝武帝故意调笑她说:“如果按照年龄来说,你也应该废黜了,我的心意是更喜欢年轻的。”

张贵人暗自气愤。到了晚上,孝武帝大醉,在清暑殿就寝。张贵人则拿酒赏赐所有的宦官,打发他们走开,然后,让贴身的服侍婢女用被子蒙住孝武帝的脸,弑杀了孝武帝,又用重金贿赂左右的侍从,声称是“睡梦中惊悸窒息突然死去”。   

《论语》云:“不几乎一言而兴邦,不几乎一言而丧邦”。孝武帝的调笑最终给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。因此,话到嘴边时,应先思功过然后慎说。

不为自己前途着想的人轻言快语,尤其对自己不利的语言说出去后又感到后悔时,往往为时已晚;知道了这些,我们在说话之前就应先看看自心,并且多了解别人的心意。既自利亦利他的话但说无妨;对自他都不利的话,就应该咽到肚子里;对那些自认为有利,而实际却没有带来利益的话,就应该总结,知道进退、功过后再说。如此,就有备无患,必定会给我们的生活和事业带来很多的利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