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容加载中... 加载速度取决于您的网络速度!

德智行天下微博

06、直叙得当——做个良臣 不做忠臣

发布时间:2013/11/18  浏览次数:

 

 

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圈子。在这个圈子里,有人对自己亲近,有人对自己冷漠,有人对自己虚情假意,有人对自己推心置腹,有人对自己恨之入骨,有人对自己惺惺相惜。如果我们对身边的人都能有清醒的认识,就会因人、因时、因地而说出相应的话语。真诚待己者,则要待之以诚;虚伪待己者,则要避之以巧。

魏徵以直言进谏深得唐太宗的信任,官任尚书右丞兼谏议大夫。太宗左右有人诋毁魏徵,说他袒护自己的亲戚。唐太宗派大臣温彦博调查此事,结果纯属诬告。但温彦博对皇帝说:“魏徵身为国家重臣,不能以身作则,躲避嫌疑,致使遭到诽谤,这也应加以责罚。”唐太宗就让他代表皇帝去批评警告魏徵。

事后,魏徵见到太宗时辩解说:“皇帝和大臣一条心,这是常说的一体,哪儿有处置公事不遭上下议论的呢?如果所有人都持一致的论调,那么国家的兴衰就无法预见。”唐太宗听了恍然大悟,说:“我明白了。”魏徵又叩头恳求,说:“我希望陛下愿我做一个良臣,不做忠臣。”太宗好奇地问:“良臣和忠臣有什么区别?”魏徵回答说:“所谓良臣,就是像(xiè)(yáo)那样的人;所谓忠臣,就是像龙逢、比干那样的人。良臣使自己的美名远扬,使国家兴旺发达,使皇帝的子孙永远保持帝位。而忠臣却只能自为祸害,最后落得个遭诛灭家,使皇帝陷于昏庸和罪恶,国破家亡,只得空名。这就是良臣和忠臣的不同。”唐太宗认为魏徵说得非常有道理,日后对他更加信赖。

我们常说:“心有灵犀一点即通”,指的就是彼此之间敞开心扉、心有默契。当别人诚心诚意对待我们时,我们也要真心实意去回报别人。有了互相之间的信任,哪怕是简单的言语,都能说到别人的心坎上;有了真诚,彼此就能完善合作的关系,完善双方的人格。对于这样的交往,我们应该直言相对。

相反,对别有目的、虚情假意试探自己的人,智者会以巧妙的方法回避。

三国时,魏国名士阮籍很有名望,当时政局多变,重臣钟会想陷害阮籍,屡次以时事问阮籍,想根据他的回答来给他定罪,但每次阮籍都故意喝得酩酊大醉,不作回答而幸免。

大多数人做不到阮籍这样;特别是一些所谓的清辩之士,喜欢高谈阔论、毫无禁忌,徒逞口舌之利;还常常夸大其词,甚至歪曲事实的真相,最后只能把事情弄得一塌糊涂。

东汉末年,当时游士汝南人范滂等喜欢议论朝政,很多人仰慕他们的风范,都认为书生要起用了,连大臣都愿意降低身份与他结交。唯有申屠藩叹道:“当年战国时,书生纵横议论,列国都竞相接待他们,结果却发生了焚书坑儒的大祸。现在面临的就是这种情形。”于是他就隐居起来。两年后,范滂等人果然遭遇党锢之祸,或被杀死,或被关押受刑,唯有申屠藩超然于事外。

这样的大祸也可以说是范滂自己的轻率所导致的。但那些别有用心的人却是让人防不胜防,他们只在意自己的得失,而不管别人的死活。他们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,对于别人的一句真心话,他可以依此添油加醋,甚至颠倒黑白,把它当成把柄来要挟、刁难,令你走入尴尬的境地,对这样的人怎么能说真话呢!

唐朝李晟起兵勤王期间,怀光一直想使李晟军队的军心涣散,但总想不出妥善的办法。

当时李晟率领的神策军按照惯例待遇优于其他军队,怀光就想利用这点来瓦解军心。他向皇帝进谏:“现在叛军尚未平息,各部队士兵的待遇应该一样。可是神策军的待遇比其他部队好,将士们对此很不服气,我也没法说服他们,只有靠陛下您裁夺处置了。”怀光意图是想通过这一手让李晟削减自己部队的待遇,激起将士反对李晟。

德宗皇帝也很为难,如果各部队都和神策军一样待遇,当时财政条件不够,没有办法,于是就派陆(zhì)去怀光军队里传口谕,让怀光和李晟协调解决这个难题。

陆贽、李晟在怀光军中会齐,怀光说:“士兵待遇不同,有多有少,怎么说服他们奋力战斗呢?”陆贽没有说话,几次用眼睛看李晟。李晟说:“怀光你作为元帅应发号施令。我只负责我率领的这支部队,听从你的指挥,拼死效命,至于增减士兵们的待遇,应该由你裁决。”

怀光听了,半天说不上话来,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又不敢擅自缩减神策军的经费发给自己的部队,也就只好作罢。

因此,做到直叙得当还要因人而言。心中要清楚对方的善恶、忠奸,这样就知道哪些是适时当说的,哪些是根本没必要说的。经常去分辨身边的亲疏、忠善,这也代表自己做人的一种态度;这种态度坚持久了,心怀狡诈、多事的人,喜欢夸大其词扭曲事实的人,就会从自己的身边慢慢离去,而剩下的就是那些能够推心置腹、真诚相待而直言不讳的真诚人。如果身边集聚的都是这样的人,没有虚伪、没有假言,那这样的人生不是很惬意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