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念南师

    端镜明

         在我们这个“享乐至死”的年代,一位不世出的大师却悄然地“生于忧患,死于忧患”了。

           南怀瑾,这位被美国国务卿称为“中国最后一个国师”,被学生们称为“现代的孔子”的人,抛下了对他无比敬爱的学生(其中包括我,尽管我没有资格称自己是南老师的学生),结束了他无比忧虑却又传奇的一生。

           尽管无论生前身后,关于南老师的争议都没有停止过:喜欢他的人称他“纵横五千年,经纶三大教”,五百年都见不到一个。不喜欢他的人称他是学术骗子、依仗权贵。但是南老师在政治经济以及文化上的建树,是无可否认的。他拥有的大批弟子,其中不乏国际知名学者,这是毁谤他的人做不到的。我不想和那些人争论南老师的是非,南老师也不会希望我这么做。我只是想讲讲南老师对我的影响,寄托一下我的情思罢了。

           有一段时间,我很怕与人接触,别人也都不怎么喜欢我。自己总认为看了几本书就很了不起,却经常为了一些小事和人动气,把自己气得七窍生烟;很多时候,心里有很多的梦想,但忙碌一程却发现到头来什么都实现不了,犹如废物一般。我每天感觉度日如年,一早醒来却不想爬起床,总感觉人生很绝望、无事可做、没有意义。整个人处在一种傲慢、自私、孤僻、虚伪的状态中。不过,幸亏那段时间我遇到了南老师,当然不是遇到真人,而是看到了南老师的书。书中向我展现了一个广阔的天地,从中我知道了孔子并不是我们所想的老古板,而是一个风趣幽默、情感丰富的伟大导师;我知道了人生的意义不是功名利禄、吃喝玩乐,还可以去利益他人,追求生命的提升;我知道了道德仁义不是傻瓜才会相信的谎言,而是圣人的智慧;我知道了传统文化不是腐朽落后,而是巍巍广大、灿烂辉煌。南老师的无碍辩才、深厚修养、渊博学识,以及丰富的人生经历,都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。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如饥似渴地学习传统文化,其中很多是南老师的书。

           南老师在书里谆谆教诲、循循善诱,有时也会猛给你一棒子,他说:“我只是一个老头子,你们没事干来听我吹吹牛,自己不肯学,我讲的是我的,不是你们的。”这让我会心一笑,笑完也觉得惭愧,因为我也没学。有时他又说:“人这一生就是莫名其妙地生下来,无可奈何地活着,不明所以然地死去。”这让我顿时不想再做一个糊涂人。不过南老师最让我感动的是他的谦虚,以他那么高的成就,却整天说自己“一无是处、一无所成”、“不过是吹吹牛”……,甚至,他从不让人对他行跪拜礼。曾经有一位后生晚辈硬是拜了下去,南老师比他还快也跪了下去,见到这些,我的那些非常可笑的傲慢也就慢慢消了;人家大师尚且如此,我有什么骄傲的资本呢?南老师的洒脱也深深教育了我,他自己生活困难,住在菜场附近的小公寓,却可以随手抓两把钱来赞助印文化经典。他常说:“我说不定写着写着就走了,弟子们写祭文把我吹嘘得很高,其实只是血压高。”他还说:“肯瞪着眼睛受骗的人才是第一等的人。”这些行为对于我这个处处只为自己着想,什么都不考虑别人的人触动是很大的。后来我就慢慢改变了,身边的人也觉得我不再那么咄咄逼人;我无比狭隘、阴暗的心灵像是遇到了太阳一样,开始变得开阔、明朗。尽管我现在还有很多缺点,但相对以前,我仿佛脱胎换骨。我心中曾暗想:“今生学习南老师,哪怕只能学到一点点,也是莫大的成就。”现在我觉得很快乐,感觉人世间有很多的事业值得我去做,再也不空虚绝望了。我和一些朋友或者亲戚谈论南老师的时候,都会觉得实在不可思议,世界上怎么会出这么一个人?我也很庆幸能认识到南师,也许这是我生在这个物欲时代中的一件大幸事。

           没想到我所担心的事这么快就来临了,当我听到南师病危的消息时,我无比忧虑,希望他可以为我们再多留一阵子;可是世间的事就是如此,有成就有坏,有生就有死。这位为了中国、为了世道人心、为了苍生担忧了一辈子的老师,抛下了我们,独自走向快乐逍遥、自由自在的地方去了。但是这一切不是终结,只要我们心中还能忆念南师,南师就没有离开我们。

           请容许我用拙劣的笔为这位对我有大恩的老师写一首诗吧。

           九天腾跃一游龙,狮吼震播雨露风

           应是垂怜三千界,岂恋浮生到梦中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肖学生   敬拜


分享按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