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人之间更需相敬如宾

    过年前的腊月二十八晚上,我们家吃晚饭前,父亲在下锅烧菜,母亲在一旁清洗用过的厨具。

    母亲的唠叨声又开始了,“你怎么每次切完菜,菜板和刀都不洗啊,锅也是,用完就放在那,就等我来洗,而且不止一次两次,每次都这样。”兴许是近一年来自己变得爱听别人讲,学会了如何倾听的缘故;而且父亲也已经习以为常,变得更能包容母亲、更能忍气吞声了。因此,我们并没有打断母亲的唠叨,而是静静的听着。

    接着,父亲带着半开玩笑的回答道“我嘛,不用洗的,实在是不能用了就买过呗”。

    “买?你有那么多钱买,那这些呢?”

    “差不多就扔呗。”

    “真是败家子,这么好的也扔,你就是懒,懒鬼一个,什么都要让我来给你洗,晚上自己煮了宵夜也不洗锅,每次都留在那,等第二天我来洗,我又不是你的奴才,又不是你的奴婢,要不你去找个奴婢专门来伺候你,给你洗衣做饭、给你打洗脚水,你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干了,只管发号施令就可以了。我呢,去儿子那,不和你过了……”

    母亲还唠叨了很多,把之前所发生过的很多事情都拿出来讲,而父亲在旁一言不发,好像知道了自己的不是似的。也可能是因为夫妻之间已经相处二十多年了,都知根知底的,都磨合的差不多了,也都挺默契了。特别是到了现在已过四十马上就要奔五的人了,这些根本就不算什么。要骂就让她骂呗,反正也不会怎样。母亲也比较懂分寸了,骂一骂发泄下,但不要骂的太狠,骂的太难听,不要触碰底线。

    我见此情景,帮父亲说了一句,“爸爸是等下一次要用的时候再来洗的吧。”

    母亲立马回应“去等,他会去洗,他只会找新的没用过的来用,你看我们家锅碗瓢盆有多少。下午不就是,找个铝煲,只找新的没用过的,那些用过的瞧都不瞧一眼,谁家里会有我们这么多铝煲啊。没坏掉,根本不需要买的,他又买个回来,好像不要钱似的,这倒好,经常别人家里办个酒席什么的就来找我们借。”消停片刻,母亲接着说到,“我这么说他,并不是真正的要说他,好像我很小气似的,连洗个炊具都要骂。其实,我也只是说一下,希望得到别人的肯定。我说每次都我来洗,这并没有什么,洗就洗嘛,又不会怎么样,但是我说出来之后,他好歹也说一句谢谢什么的,或者说一声你替我洗洗呗。但他却回答‘买过,扔掉’,你说我会不会生气,我也是一个独立的人啊,也是有尊严的,也希望得到别人的肯定。那我就跟他说,我又不是奴才,又不是奴婢,又不是保姆,奴婢才是只干事的,而且还经常被主人指责,被责骂。”

    我听完后觉得母亲讲得很有道理,虽说是一点点小事,但再小的小事也是需要妥善处理好的,即使芝麻点大的小事也是可以看出大智慧,大哲学的。如果不妥善处理好,一点一滴的积累那也会是很可怕的。积少成多,积到后面就会成为大事,就会成为难以解决的大问题了。

    在没上过人格课之前,没有接触这些善法之前,我几乎什么事情什么问题都是不经思考的就站在父亲这一边,根本听不进母亲的话,凡事都认为父亲所讲的、所做的才是对的。别人讲话的时候也都不爱听,好像耳朵口放了个栅栏似的,将之堵在门外,只过滤了一些进去;现在却相反,自己变得更爱听别人讲了。确实,如果以接纳别人的心态、抱着认为别人讲的都可能是有道理的心态去与人交流的话,会别有一番收获的。


分享按钮